首页 - 学习资料

《党史百年·天天读》第十一期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30日 浏览次数:63次
字体:

1938年1月11日  

毛泽东修改校正的《论抗日游击战争的基本战术——袭击》一文在《解放》第二十八期发表。全文分为三个部分:一、袭击是游击战争的基本作战形式,二、袭击战术的要领,三、袭击行动之敌。第三部分提出了十八条袭击行动敌人的方法。文章指出:以上十八条,抗日游击部队应该加以研究。但一切战术都以适合情况为原则,文字条文仅能作为实战的参考,不能死板应用。抗日战争中一定有许多新的可贵的经验,胜过过去文字条文的东西,希望大家共勉,战胜日本帝国主义。这篇文章收入《毛泽东文集》第二卷。 


1962年1月11日—2月7日  

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扩大的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地委、县委、重要厂矿党委及军队的负责干部七千余人(又称“七千人大会”)。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十二年特别是最近四年来的工作,统一全党的思想认识,加强党的民主集中制,以便进一步纠正“大跃进”以来工作中的错误,切实贯彻调整国民经济的方针。这次会议规模之大是党的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它虽然未能从根本上纠正“左”的指导思想,但对纠正实际工作中的“左”的错误,贯彻调整方针,促进国民经济恢复和发展,还是起了重大作用;对发扬党内民主,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也有很好的影响。 

 会议于一月二十七日印发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提出的书面报告。这篇报告比较系统地初步总结了“大跃进”以来经济建设工作的基本经验教训,指出一九五八年以来的主要缺点和错误是:(一)工农业生产的计划指标过高,基本建设的战线过长,使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比例关系,消费和积累的比例关系,发生了严重不协调的现象;(二)在农村人民公社的实际工作中,许多地区,在一个时期内,曾经混淆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的界限,对集体所有制的内部关系进行不适当的、过多过急的变动,违反了按劳分配和等价交换的原则,犯了刮“共产风”和其他平均主义的错误;(三)不适当地要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许多完整的工业体系,权力下放过多,分散主义的倾向有了严重的滋长;(四)对农业增产的速度估计过高,对建设事业的发展要求过急,因而使城市人口不适当地大量增加,造成了城乡人口的比例同当前农业生产水平极不适应的状况。报告指出:造成这些缺点和错误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我们在建设工作中的经验还很不够;另一方面,是由于几年来党内不少领导同志不够谦虚谨慎,违反了党的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的传统作风,在不同程度上削弱了党内生活、国家生活和群众组织生活中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报告提出:对于当前实际存在着的困难,应该有足够的估计。共产党人在困难面前的唯一正确的态度,就是认真地研究困难产生的原因,寻求克服困难的办法,集中一切力量去战胜困难。 

 当天下午,毛泽东主持全体会议,刘少奇对书面报告作说明和补充。关于形势,他指出:实事求是地讲,国内的经济形势是有相当大的困难,原因不外是两条:一条是天灾,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还有一条,就是一九五八年以来我们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过去我们经常把缺点、错误和成绩,比之于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现在恐怕不能到处这样套。全国总起来讲,恐怕是三个指头和七个指头的关系。还有些地区,缺点和错误不止是三个指头。全国有一部分地区可以说缺点和错误是主要的,成绩不是主要的。关于集中统一,他着重谈了加强中央集中统一和发挥地方积极性的问题,强调国家计划和地方计划必须统一起来,必须把地方和部门计划纳入国家计划之中。关于党的作风,他突出谈了实事求是问题,强调全党要实事求是地承认缺点和错误,要总结经验,要善于学习;对近年来提出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左”比右好等不正确的口号和提法提出批评;号召全党和各级领导干部发扬实事求是的优良作风,调查研究,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从实际出发来拟定政策、拟定计划,拟定措施。 

 此后,二月八日,刘少奇在会上建议,把他的书面报告第二部分“关于集中统一”,改为“加强民主集中制,加强集中统一”,把毛泽东在会上讲的关于民主集中制的意思加进去。他指出:这几年,我们吃了不调查研究的亏,吃了不讲民主的亏。这是一条很大的经验教训。要形成一种能够畅所欲言的空气。党内如此,党外更应如此。无论如何不能以党代替政府,代替工会,因为党员总是少数。要充分发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作用,通过这个制度去实行人民的民主。会后,由刘少奇主持,对他在七千人大会上的报告和讲话再次作了修改,增加了关于加强民主集中制的论述。刘少奇的书面报告和口头说明分别收入《刘少奇选集》下卷。 


1964年1月11日  

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作形势报告,提出我们制订的方针、政策要有利于发展生产力,有利于实现四个现代化。报告指出:衡量我们工作做得好不好,要看我们能不能发展生产力,能不能比较快地实现四个现代化。在今年、明年两年的调整时期,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时期,第一是搞吃穿用,第二是搞基础工业,第三是搞国防,要以这三点为纲,来制订我们的计划。


转自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网站《党史百年·天天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