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资料

《党史百年·天天读》第三十一期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6日 浏览次数:63次
字体:

1949年1月31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受斯大林委托飞抵石家庄,随即转乘汽车至西柏坡中共中央驻地。当天,毛泽东与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等会见米高扬。其后,毛泽东同米高扬多次会谈。在会谈中说:到目前为止,中国革命发展较为迅速,军事进展也较快,比过去我们预计的时间要短些,就能过长江,并向南推进。估计渡过长江后,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攻克南京、上海等大城市。我们的口号是: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建立新政权。这个政权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介绍了即将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有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参加的联合政府等情况,指出:虽然政府的组织形式与苏联、东欧国家有所不同,但其性质与宗旨仍然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将来的目标是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国家一解放,接踵而来的任务是恢复生产和经济建设。关于中国对外政策,是打扫好房子再请客,真正的朋友可以早点进屋子里来,但别的客人得等一等。二月七日,米高扬离开西柏坡回国。

 

1958年1月31日  

毛泽东为《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撰写前言。前言指出:为了适应新的情况,中央和地方党委的工作方法,有作某些改变的需要。这里所说的几十条,有一些是多年积累下来的,有一些是新提出的。这是中央和地方同志一九五八年一月先后在杭州会议和南宁会议上共同商量的结果。

《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提出工作重点的转移,主张不断革命,要求开展技术革命,认为过去我们有本领,会打仗,会搞土改,现在仅仅有这些本领就不够了,要学新本领,要真正懂得业务,懂得科学和技术,不然就不可能领导好。从今年起,要在继续完成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同时,把党的工作着重点放到技术革命上去。

草案还阐明了人的认识是对客观世界的反映,认为概念、判断的形成过程,推理的过程,就是调查和研究的过程,就是思维的过程。人脑是能够反映客观世界的,但是要反映得正确很不容易。要经过反复的考察,才能反映得比较正确,比较接近客观实际。概念、判断的形成过程,推理的过程,就是“从群众中来”的过程;把自己的观点和思想传达给别人的过程,就是“到群众中去”的过程。任何英雄豪杰,他的思想、意见、计划、办法,只能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其原料或者半成品只能来自人民群众的实践中,或者自己的科学实验中,他的头脑只能作为一个加工工厂而起制成完成品的作用,否则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人脑制成的这种完成品,究竟合用不合用,正确不正确,还得交由人民群众去考验。

《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和前言收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

 

1979年1月31日  

邓小平在接受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授予的名誉法律博士学位时,致答词说: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我们主要依靠过去三十年建立起来的基础和积累起来的建设经验,同时也特别注意加强同世界各国的经济、文化和科技交往。美国作为当今世界上经济发达的国家,在工农业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很多领域领先,在经济管理和教育事业方面也有很多成就。我认为,进一步发展我国人民同美国人民的友谊,向美国人民学习,完全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中国人民深信,把自己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经济发达国家的先进科学技术和经济管理、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先进经验结合起来,对于加快实现四个现代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转自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网站《党史百年·天天读》栏目